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从第23届走向第24届,下一站是卡托维兹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从第23届走向第24届,下一站是卡托维兹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从第23届走向第24届,下一站是卡托维兹

Andrew Purvis
安全、职业健康和环境部部长
2017年11月21日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第23届缔约方会议(COP)已结束,来自197个国家的代表已经返回本国首都,在消化会议成果和与本国政府进行商议的同时,还将计划参与2018年4月在波恩举行的下一次闭会期间会议。激进分子和拥护者们也浩浩荡荡地出城,匆匆忙忙地为2018年12用在卡托维兹举行的第24届会议预订酒店客房。

气候变化大会不曾在庆祝和烟火中结束,过去两周已经证明,要想就多个谈判元素达成一致立场,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尽管各缔约方可能难以达成妥协,但是如果全球气候行动议程继续推进,妥协又必须尽快达成。各缔约方已经跨出了几大步,这一点让人开始满怀希望。不过,尽管《巴黎协定》的规则手册开始走向统一,但是仍有许多工作要做。尽管有时候,气候变化大会可能看起来像个马戏团,但是它的包容、透明的流程,以及全体利益方和潜在解决方案提供方的出席和参与,却明白地表明了最佳发展方向。

COP23

Photo taken on 9 November 2017; Photo by IISD/ENB | Kiara Worth

我曾经在波恩停留一周左右,并且曾经置身于抗议、展览以及附属活动之中,但有一件事情让我非常明确:在实现《巴黎协定》目标的过程中,钢铁将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请允许我稍作解释:在气候变化大会上,尽管全体拥护者和缔约方都认为需要采取行动,在先前工业等级基础上,将温升限制在2度(或以下)范围内,然而对于如何实现,他们却往往意见相左,甚至严重分歧。有些人认为应该百分百采用可再生能源,另一些人则认为应该更多地使用核能、CCS技术,更多利用高能效化石能源、生物质能源,建设更加高效和智能的建筑物,增加电气移动能力,或者重点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清洁能源,以解决基本的健康和卫生需求,以及性别平衡问题。这里往往有一个事实不言而喻:所有这些减轻气候变化影响的解决方案都要依靠钢铁——这种材料无处不在,而且用途广泛,让人不免熟视无睹;然而,一旦缺少了钢铁,我们任何一个解决方案都无法实施。  

例如:

  • 钢铁为可再生能源提供了物质基础——风力涡轮机由钢铁制造而成,太阳能发电场由钢铁建造,并且需要钢铁的强度;水电和潮汐能发电源自水力推动钢质涡轮机,涡轮机的力量只有钢铁才能承受并转化。地热能需要钢材和不锈钢建设的基础设施
  • 有了先进高强度钢材,核电站才能成为现实;地热能电站也是如此——无论燃烧的是煤气、煤炭还是生物质。  
  • CCS技术依赖钢质管网,才能安全地将二氧化碳输送到深埋地下的存储点;油井需要钢材作为衬层,并且需要钢质钻机钻孔。
  • 交通运输的电气化产生了史无前例的电工钢需求,电工钢也是发电和用电过程中使用的核心材料。

在气候变化大会期间,展示的大部分创新解决方案都要依赖于钢铁——尽管这些方案的宣传者可能并不总是这样认为:既有技术企业展示的氢动力火车和低碳海洋运输,也有环境保护非政府组织面向发展中国家开发的简单、高效的钢质厨房炉灶。在回答“这件产品的制作材料是什么”时,他们往往只是无所谓地耸耸肩膀。

钢铁生产当然会导致温室气体排放,但是我们行业却绝对地承诺尽一切努力,减轻环境影响。我在之前关于气候变化大会的博文中,提到世界钢铁协会部分会员为解决排放问题做出的部分工作,在《巴黎协定》背景下,我们明确地需要更加关注这一领域。

所以,虽然我们不能自我满足,但在气候变化大会期间,我走路时把头高高扬起。我相信,会上的每个人,只要他们稍微想一想,就会承认我们行业产品的杰出价值;有了钢铁,《巴黎协定》的目标才有了实现的可能。

我们的挑战是如何宣传这一点;只要有了成功的宣传,我们就能够并且必须把那些批评我们钢铁行业和钢铁影响的人,转变成为我们不可思议产品的拥护者,以及我们除碳工作的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