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第25届联合国气候大会-无果而终?

Andrew Purvis
世界钢铁协会安全、职业健康与健康部部长

2019年12月17日

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是联合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届气候变化大会,原定于周五闭幕,但最终于12月15日周日在马德里落下帷幕。

COP25 wrap up

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落下了帷幕,比原定的日期晚两天

《巴黎协定》第6条款及其规则手册

在本届联合国气候大会召开之前,各国期望2015年签署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巴黎协定》 “规则手册”的最后细节能获得通过,各国对国际碳市场合作机制仍存争议,该合作机制将大幅降低减排的成本,在2018年于卡托维兹举行的气候变化大会上并未对该条款达成协议,因此签署这一条款被推至马德里会议上。

令人遗憾的是,各国之间看似难以解决的分歧使得第6条款仍悬而未决,有关讨论将继续下去,希望在2020年11月于格拉斯哥举行的下届会议上能达成最终协议。

尽管本届会议上没有签署规则手册令人失望,但各国仍可根据自己的计划就双边交易进行谈判,但如果没有就第6条款达成协议,这些交易将更难计入各国的贡献。

Photo credit: 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Commerce (https://iccwbo.org)

野心问题?

许多评论人士还对各国在气候变化大会上表现出的“缺乏雄心”进行了评论。他们经常引用“格里塔效应”,这是一种强有力的青年激进主义,促使包括欧洲议会和加拿大在内的许多司法管辖区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然而,雄心本身并不能解决问题;重要的是实际采取了什么措施来减少排放,而不是追求什么目标。

很显然,目前各国的承诺力度还不够,根据国际能源署的预测,全球变暖程度将比工业化前水平高出3度,而《巴黎协定》本身的目标是“低于2度”。

期待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如果联合国进程要回到正轨,各国在未来12个月显然有很多事情要做。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巴黎协定》达成5年后举行,这是各国首次有机会提高减排目标。作为这届大会的主办国,英国希望到2050年实现碳净排放为零,因此,英国可以发挥可信的领导力,呼吁其它国家采取更多行动。

反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在许多大会上都曾讨论过碳排放密集型行业,很显然钢铁在推动社会大范围脱碳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将钢铁从“难以削减碳排放的行业”转变为零净碳足迹,是巴黎会议推动的一个关键因素。

本届会议除讨论脱碳技术外,温室气体监管与贸易之间的相互作用也很重要。欧盟委员会新任主席乌苏拉•冯•德莱恩最近宣布,欧盟新的“绿色协议”将包括一个碳边境税调整机制,将注意力集中在贸易与环境政策之间的关系上。

正如我在之前的博文所提到的,看到这么多钢铁企业参与进来,令人眼前一亮,也让人为之振奋。事实上,有越来越多的世界钢铁协会成员正在为自己制定雄心勃勃的二氧化碳减排目标,并投资于技术转型项目,例如:

  • 安赛乐米塔尔欧洲公司设定了到2030年将碳排放削减30%的目标,这与该公司今年5月宣布的到2050年实现欧洲公司碳中立的目标一致。
  • 耶弗拉兹计划在他们位于普韦布洛的工厂建造一个240兆瓦的项目,使之成为美国第一家太阳能钢铁厂。
  • 利百得钢铁公司设定了在2030年之前成为一家碳中立的钢铁制造商的目标。
  • 现代制铁的目标是到2050年减排80%。
  • 纽柯钢铁公司位于密苏里州塞代利亚的2.5亿美元的微型工厂,将成为美国第一家使用风能的钢铁厂。
  • 瑞典钢铁公司计划在2026年通过其革命性的HYBRIT项目成为世界上第一家将无化石燃料炼钢技术推向市场的公司,并计划在2045年之前完全实现无化石燃料炼钢。
  • 塔塔钢铁欧洲公司设定了在2050年之前成为一家碳中立的钢铁制造商的目标。
  • 蒂森克虏伯的炼钢部将在2050年达到气候中立
  • 美国钢铁公司的目标是到2030年将其温室气体排放强度降低20%。
  • 奥钢联正在通过桥接技术(主要是基于天然气的桥接技术)逐步实现钢铁冶炼的脱碳,也在致力于开发二氧化碳中性氢的潜在用途。

我们各会员单位履行其承诺的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国政府制定和实施创新性支持政策框架,以鼓励和促进必要的新工业革命。